得得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你的位置: 首页 > 小说库 > 恐怖 > 活人禁地
《活人禁地》小说精彩试读 《活人禁地》最新章节

活人禁地感叹号

主角:周毅
新书推荐,《活人禁地》是感叹号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周毅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古老的村子里全都是女人,她们竟然遵从一个特殊的风俗,和所有愿意与她们结合的男人……...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18-08-23 14:55:14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“你想多了,人数就是这么多,不信你去问问王廷。”孙胖执意说道。

“好,我现在就去问问!”

“一起去!”

之后,我和孙胖找到了王廷,问他队伍是不是少了一个人。

王廷在听到我们的问题后,神色突然变得慌张起来,有些结巴地说道,“没,没有,哪有什么瘦子,我们一直就是七个,你是不是想多了。”

“嘿嘿,我都说是七个了,你还不信。”孙胖听到王廷的答复后,有些得意。

我看那王廷的反应着实有些不对,也不管孙胖那家伙的嘲讽,继续追问王廷,“从昨天你就怪怪的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“我有什么事情瞒着你,话说我跟你很熟吗?滚滚滚!”突然,王廷就变得十分激动起来,作势要赶我们走。

这让我愈发觉得古怪,想要继续追问下去,但是孙胖不肯了,一把将我拖开了。

将我带离开王廷后,胖子瘫坐在地上问我是不是疯了,我没有理会他,他自知无趣,躺在地上补觉了。

等到孙胖睡去之后,我悄悄去看了一下王廷那边的情况,发现他们七个也全睡了,便慢慢往女儿村走去。

这女儿村一定有什么问题,我要亲自去看看!

白天的女儿村看起来很是热闹,来往的女人形态各异但都出落得十分精致。只是迫于那条不成文的规定我也不好在白天贸然去村子里,只能坐在我们这群男人落脚的地方翘首望着她们。

时间一点点过去,太阳终于落下了山头,村子里被一盏盏灯笼装饰起来。孙胖也终于睡醒,卯足了劲准备一场大战。

“兄弟们出发吧!”

王廷像是发号施令,一声磁性嗓音过后同行的男人都起身朝村子跑去。孙胖从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,嘱咐我说不要想太多,来这里就是为了沾点腥的,接着他头也不回的朝前跑去。

我突然觉得好笑,一群男人,载着满身的欲望定时定点的出发去狩猎,而且那些猎物还都是心甘情愿上钩的。

不行,我不能让别的男人去了婉儿那里。一想到这,我便加快了自己的步子。

进到院子里,我依然注意到了那颗小杨树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感,感觉包括上面的红丝在内,整颗树都长大了不少。

“周毅~”

这个声音很熟悉,也很有魔力,我抬起头,便看到婉儿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站在门口,衣服的料子似纱又似绸缎,隐约着她那**的肌肤。

“这棵树……”

“快进来吧。”

还没等我说完,婉儿就打断我然后转头走进了屋子。我想起孙胖的话,也便跟着进去了。

“你坐下,我去给你倒杯茶。”

我坐在木凳上,指尖抚过木质桌面,桌上的蜡烛映着一股红润,我不解这个村子里明明是有电的为何还大都用蜡烛,灯笼这种复古的东西。

窗帘还是两层薄纱,被风吹的飘来飘去。婉儿将茶放在了我的面前,然后看了看我脖间戴着的玉佩。

“记住,一定不要把玉佩摘下来。”

我看了她一眼,然后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“我能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一旦你摘下来了,我就会得不到塔姆神的保护,到那时候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。”

“塔姆神到底是什么?而且,对于鬼神这些东西,我不完全相信的,我不信我们俩能不能在一起就只靠一个玉佩就能解决的。”

“……你别想这么多了。”婉儿伸出左手捂住了我的嘴,随后右手在我的裆部抓了一下:“办正事吧。”

我打了个激灵,二十来岁的热血男人根本禁不住这种**,所以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瞬间起了生理反应。

我站起身将婉儿拥到了怀里,双手顺势贴在了她那柔软的双峰。我吻住她的唇将她朝后推,最后一起倒在了床上。

我原本认为这种纵欲行为会让身体吃不消,可没想到这都连着第三天,而且前两天都是一夜四五次,我竟然还能说起来就起来,而且硬如铁棍。

体内的血液大肆充到老二上,大脑便会一下子变得没了控制性,所以说男人在欲望上来的时候智商真的会下降。我一把扯掉婉儿的衣服,她**柔滑的肌肤强烈的**着我本就涨的包不住的部位,所以我索性也脱了个精光。

就在这时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,像是什么东西馊了,还有一丝丝的臭气。

“怎么了?”婉儿见我停下,急切的问道。

“我好像问到了什么味道……”

“不要管那些了……快点……”

欲望上头,我也的确没心思注意那些有的没的,于是俯下身子开始了这一夜的酣畅淋漓。

外面鸡叫了两声,已是凌晨,婉儿侧躺在一旁睡着了,而我却一直睡不着。按理说大战了这么久肯定会累到闭眼就睡才对,可我的心里仿佛还装着其他事情。

比方说孙胖怎么样了,这小子不会精尽人亡吧。

再有就是我明明记得原本10个人,怎么偏偏在王廷嘴里就成了9个人,而孙胖也这么认为?!

另外王廷下午的反应是不是太过激动了?想到这里我又觉得他这人怪怪的。

我看了看房间四周,随后又看了看身旁的婉儿。她出落的的确是美丽,皮肤白皙细腻,清澈的眼眸上是一双柳叶眉。城市里的女人大都靠化妆品保持的亮白肌肤,可眼前的她完全是素颜。

想到这我倒有一种负罪感,一个年轻的女孩,就这么被我睡了……

不过我这人不算差劲吧……长得肯定不算差,身材也挺好,活儿也不错……

何况,在我之前,她又被几个男人睡过呢?

一阵微风吹过,我再次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。

这个味道真的很奇怪,仿佛是什么草药却又掺杂着一股臭气,然而这种臭气并不让人嫌弃,反而有种上瘾的感觉。

我走下床,打算顺着气味找到源头。

窗外依旧是一片冷凝,连月亮打的光都没有任何生气。我在房间里走了几圈,却发现这个气味好像是从外面进来的。

此时的我全身上下没有穿一件衣服,但想到这个时间点应该不会被人看到,索性也就没披什么就出去了。

外面有点冷,但毕竟是夏天,也冷不到哪里去。月光在地面上打了一层霜,未知的远方传来一声不知名生物的嚎叫声,我打了个寒颤,突然闻不到那个气味了。

这时,我注意到了那颗树,我确信,它比我来之前更大了些。

我走过去看了看它上面的红色纹路,棕灰色的枝干倒没什么新奇,就是这个红色纹路,让我实在捉摸不透它的种类。

我站在树前,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小兄弟,然后放起了水。

凌晨哈口气都会有显形,当然排水也会看到升腾的热气。只不过当我尿到这棵树上面的时候,听到了一阵“滋滋啦啦”的声音。

我低头看去,并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,而那阵声音也就持续了三秒钟。

尿完之后我抖了抖它,心里还不住的想着“最近真是累着他了。”

我回过头,看到窗户东侧摆着两个黑色的坛子,而待我走近之后,那股味道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鼻子里。

这种坛子我之前也见过,一是老家有人熬中药的时候用的石锅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;而是有人做腌菜或者腌鸡蛋的时候也是用的这种坛子。

记得上次回老家,奶奶让我去拿腌鸡蛋,打开盖子的那一瞬间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所以现在我也不敢贸然打开这个坛子。

可我的好奇心的确在不停地上涨着。

我打了个哈欠,捏着鼻子用右手拿起了坛子盖。

还挺重。

我朝里面看了看,一片黑咕隆咚,只有凑着月光看到了几片类似叶子的东西浮在上面。我松开捏着鼻子的手,发现里面的气味也不是多么难闻,于是伸出食指蘸了一滴水。

放在鼻下闻了闻,好像是什么中药味。

我突然想起王廷和孙胖提过的中药。

婉儿没有让我喝,可她的家里的确有。

“周毅?!”

婉儿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。

“啊?”

“你在外面做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在撒尿呢!”

说罢,我把盖子放到原处,随后跑回了房间。

婉儿在床上躺着,在这微薄的光亮下显出了一股朦胧美。

我跳上床,婉儿摸了摸我脖间的玉佩,随后我也陪着她睡觉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听到婉儿让我起床,我看了看窗外,已经有白天的征兆了。可我实在是太困,所以不想起床。

“我不走不行吗?”

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“不行!白天是不允许有男人在村子里的!你快起来!”

“我就在你家不出去,谁会知道?”

“那也不行,你快起来!”

我听得出,她的声音已经开始着急了。

也罢,我拗不过她,也拗不过这个规矩,只能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走了。

到了我们这伙男人扎营的地方,王廷已经在那里了。昨天对我吼过之后我俩一直还没说话。

我这人倒是不记仇,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样。所以我索性跟他打了声招呼。

“早啊。”

王廷抬头看了看我,随后回了我一声“早”。

我看他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,也没再多问什么,转身去拿了一瓶水。

鸡鸣响彻在整个村落,累了一夜的男人陆续回到了营地。我再次看到孙胖的时候,这个虚胖虚胖的汉子,仿佛真的虚了。

“他妈的,太爽了…”

孙胖一边喝着水一边感慨着。

“昨儿个那女的,活好!也不知道跟谁学的,一下子让我搞了四次,一次一个多小时!”

王廷笑了笑,然后抬头问孙胖。

“是不是你做之前她又让你喝了一碗类似中药的东西?”

“对啊!说是增强那方面的能力的,还别说!这果然是真的!喝了之后根本停不下来!想软都很难!”

我倒是觉得很奇怪,为何孙胖会被喂那个中药,而我没有?

“廷哥,你也喝那个中药了吗?”

王廷顿了顿,然后回了我一句“对。”

“奇怪了,为何我去的那家没让我喝?”

“你下次去个别人家里,说不准就给了。”孙胖在一旁说着。

“你去的哪家?”

王廷望着我,语气变得异常冰冷。

“这个……”我有些迟疑,因为我真的从潜意识里不想让别的男人去碰触婉儿,好像在我心里,已经对她有了占有欲,容不得与别人分享。

“我记不太清了。”

我很清楚这个理由太牵强,而且我也知道廷哥是不会信得。不过他听到之后只是顿了顿,没再多说什么。

孙胖已经躺在旁边睡起了回笼觉,我看了看周围的同伙儿,大都一脸疲惫的吃着东西。

我走到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兄弟身边坐了下去。

“这几天白天睡晚上战的,这一伙儿人的还没认全。”我望着这个小兄弟伸出了右手:“我叫周毅。”

他笑了笑,随后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周阿力。”

“哈哈!”一听这名字我立马笑了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是亲兄弟呢!”

“哈哈哈!”

他听我这么说也笑了起来,我看着他的面孔,浓眉大眼挺鼻梁,真的是个十足的帅小伙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我很随意的问了句,但心里却的确有好奇心撺掇着。

“听朋友说的,随后我就跟三个兄弟来了这里。”

“三个?你们……”我看了看周围的这伙人:“你们不是一块儿的?”

“不是,我和孔彬,王鑫,陈豪一块儿的。”说着他指了指一旁帐篷里睡觉的三个人。

“那王廷……”

“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四个就已经在这里了。”

原来王廷的确比我们都早到这里,这么说来他定会比我们都了解这里。

等等……

“你刚刚说四个人?”我突然间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“我和孙胖两个人,你们四个人,王廷他们四个人,所以我们有十个人才对的!”

“不不不,我们刚来的时候王廷他们是四个人,不过之后有个人离开了,好像就是你们来到的那天。”

“我们来到的那天?那天的哪个时间段?”

“一大早就走了吧……这个谁清楚呢?累了一晚上还得起老早,回来的几乎全都睡了。而且我们和王廷他们那伙又不是多么熟,管这些干嘛?”

阿力这么说我也的确没办法再问下去,毕竟大家来这里是为了寻开心的,而不是交朋友的。

“怎么,你问这些干嘛?”阿力突然反问我。

“没啥,就是熟悉一下咱这伙人嘛。”

“哈哈,把心放在那事上就行,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做其他事的。对了,你今年多大,看着挺小啊。”

“我…今年二十。”

“二十?小我5岁!还果然是个小兄弟。这么小就来这种地方,发育好了吗?”

“开什么玩笑?现在的人差不多十六岁就发育好了,我这都二十的人了还用说吗?”

“哈哈,我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,果然是个小兄弟。”

我笑了笑,没说话。

“对了,你们在这里怎么没整个帐篷?”

“晚上在村子里住,白天又不冷啥的,弄帐篷也没用。”

“你来这要是打算三天就走那倒是的确没弄的必要,可是你真打算来这里就待几天就走?”

“这个…我还没想好…而且我还得看我那个兄弟的心思啊。”

我看了一眼在旁边地上铺张床单就睡着的孙胖,突然感觉十天半个月是走不了了。

“得,你慢慢想吧,我得去休息休息了,这虽说快活,可是体能消耗的太多啊。”

阿力说着回到了帐篷,留下我一个人坐在地上。

太阳渐渐升起来,映的整个山坡一片明亮。身边望不到边际的绿色树木,却没了想象中的生机勃勃,倒看起来像一片束缚。

这原本是个睁眼面对新的一天的时刻,却成了我们这群男人闭眼养精蓄锐的时刻。眼下在场的人除了我之外,全都在睡梦中。

累了一夜,我也感到了疲倦,索性在孙胖身边躺下睡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迷迷糊糊里感觉好像有人从我头前面走过,我缓缓睁眼看了一下,但是因为太困,所以只朦朦胧胧看到两个人的腿。不过想到可能是王廷他们,索性翻了个身接着睡了。
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感觉皮肤像是被火烤着一样,坐起身子才发现躺的地方正好被太阳光直射到。今天太阳倒是挺烈,只不过村子里被树和山体遮遮掩掩的看不出什么明媚感。我站起身,走到旁边的树后面放了个水。

这时有人走到我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回过头,才发现是孙胖。

“你终于睡醒了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你睡了这么久哪来的资格跟我说这话?

“咱去把车上剩余的东西拿来吧。”

“车上还有什么东西?”

“还有一些吃的,帐篷,手电筒啥的……”

“帐篷?!你带了帐篷?!那你上次怎么没一块儿拿来?!”

“我那帐篷是在后备箱一直放着的,毕竟我整天四处游逛,去钓个鱼,打个野战啥的也以备不时之需嘛。这次来村子是想着一直住在一户人家里,可谁承想不能住啊!”

“那你今天才想起来!”我提上裤子,勒好了腰带。

“这今天这天突然热起来我才觉得需要帐篷的啊!行了行了别啰嗦了,赶紧跟我走吧。”

山间的小土路容易在鞋子上留下印记,同时也容易印下别人的痕迹。我是在乡下生活过的人,所以对花花草草,昆虫什么的有一些了解。一路上孙胖就一直问我这个是什么花,这个是什么虫子,这个又是什么草,能不能吃……搞得好像他不是地球人似的。

不过看惯了城市里的高楼水泥和统一的枫树松树,我对这里的一花一草还都有些兴趣。不得不说,乡间真的是个很清净的地方,让人打心底里觉得舒服。

“周毅,你看这边都是些什么树?怎么一片一片的?”

我转头看了看,着实吓了一跳。旁边几棵树后面伫立着一大片长的很高的植物,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它们不像是随便长出来的,倒更像是专门开辟出来一片地种植的一样……

也就是说,这可能是人种的。

我走过去看了看,发现这些植物我肯定在哪里见过,而且听说过……

这些植物大都一米多高,绿色的叶子,茎干挺粗,有的上面还开着淡黄色的花。

“黄秋葵?”

“啥?”孙胖扯了一片叶子放在鼻子上闻了闻。

“这个好像…不对,这个就是黄秋葵。”

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一种草本植物,我听我奶奶说过。她在乡下给人调理过月子,母乳不够的时候好像就让生孩子的妈妈吃这个东西。”

“母乳?这边种这个东西干嘛?也没见那个村子里有过小孩子啊……”

孙胖这么一说倒是让我突然间注意到了一点问题,来到这个村子这几天,好像除了年轻的女人,从来没见到过小孩子和老人!

而据我所知,这种植物很多的用处都是针对女人的,它的皮,叶,茎都有不同的作用,比方说调理月经,增加母乳等等。

它本身就是一种滋阴的草本植物,所以对于男人来说倒也有一个作用。

补肾。

这周围除了女儿村,就没再见到别的村落了吧。而且这些植物栽种的位置最靠近的一个地方也是女儿村。

可是她们种这种东西干嘛?而且又为何种在村子外面?

正当我还想着的时候,孙胖一把把我拉走了。

“管这些干嘛,赶紧跟我去拿东西。”

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些体格挺大的植物,它们在烈日的照射下,默默无声的矗立着。

孙胖打开了车门,一股柠檬香气飘了出来。

“你小子脏不拉叽的,车里倒是保持的挺干净。”

“去你的!谁特么脏不拉叽的了?而且我的车我肯定爱护,用得着你说吗?”说着,他走到后面去开后备箱,同时让我进车里把那几包食物拿出来。

我坐到车里,用后视镜照了照自己的脸。来到这里这几天,虽说生物钟乱了,饮食上吃的随便,但是这脸色倒是没显得阴沉,反而有些白了。看到这,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,心里还在盘算着回城里之后,凭我这脸,怎么着也能混着个媳妇的!

“胖子!你这儿还有烟吗?”

“有!你自己找找!”

这么一说我便四下搜寻了起来,不过找到烟的时候我还看到了别的好东西:三把刀。

我拿出来其中一把折叠刀瞧了瞧,还挺重,刀柄也很有光泽。我用食指在上面摸了摸,冰凉的触感瞬间传进了我的心里。

“你拿我刀子干嘛?”

孙胖突然出现在了车门口吓我一跳,我合上刀抬头质问他:“你放这几把刀在这里干嘛?”

“一个人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的,谁不备个防身的东西?哪天让人抢劫了,你也好有个武器啊!这种问题你还问,我看你真是废了,这么多年白混了!”

“那我得征用一把!”

“你拿刀干嘛啊?这里又没人威胁到你?”

“哎,别问这么多了,我就想带把刀在身上,舒坦。”

“那随你吧,三把刀你都拿去也行,反正我后面还有……”

孙胖突然停了下来。

“还有什么?”

“算了,你赶紧拿好东西,咱就走吧,在这边也没意思。”

我瞥了他一眼,然后拿着身后的两大包食物和饮料下了车。

最新小说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