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得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你的位置: 首页 > 小说库 > 总裁 > 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
老书虫书荒推荐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txt小说阅读

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萧南歌

主角:江南歌薄津川
A国云城,云意庄园。此时正在举办一场万众瞩目的盛世婚礼。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8-16 09:30:39
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《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》此书作为萧南歌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,情节曲折且丰富,题材相对新颖,跌宕起伏值得一看。主要讲的是:“放心吧,大哥会理解的。”说完,男人拽起地上的新娘子转身离开。等到男人走后,女人快速的换上婚纱,开始坐在梳妆镜……

A国云城,云意庄园。

此时正在举办一场万众瞩目的盛世婚礼。

新娘是江氏集团前不久寻回来的真千金,而新郎,正是让云城人人都谈及色变的薄九爷——薄津川。

婚礼隆重而盛大,云城上流圈的人几乎都来观礼。

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可原本最应该高兴的新郎本人此时脸上却无半点笑容,只是安静的坐在窗边,冷眼旁观这一切。

仿佛对他而言,这一切的喧嚣都与他无关。

——吱呀!

有人推开门走进来,正是从小就跟在薄津川身边长大,成为薄津川贴身保镖的冥岳。

“爷,少奶奶……”冥岳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男人一个冷冽的眼神打断了,他只好改口:“江小姐的资料全部都在这里了,还请爷过目。”

说着,便把调查来的资料放在男人手中。

男人的手指纤长,骨节分明,指甲修剪的很干净,因为太过发白的皮肤,导致他手上的血管清晰可见。

在他的手上还盘着一串琥珀色的佛珠。

若是旁人见了,肯定以为男人是什么吃素拜佛的善男信女。

可男人的指腹有着厚厚的茧,只有长时间拿枪的人,才会被磨出这种茧。

翻开资料的第一页,男人粗略的扫了一眼。

江南歌,三岁被拐卖,半年前才被寻回,本以为是好日子到来,没想到在江家处处被针对,最后还被逼嫁给他这个“又瞎又瘸”的老男人。

真是可怜。

合上资料,男人微微闭眼:“按照惯例,结婚之后给她一大笔钱,让她离开云城,别再回来了。”

“可是爷……”冥岳有些不忍:“外界已经有传言您是克妻王了,结婚三次,死了三个老婆,要是这个也这么处理的话,那今后可就真的再也没人敢把女儿嫁给您了。”

“这样的话,不正合我意吗?”

男人执意如此,冥岳想说的话只能重新吞回肚子里。

婚礼还在有条不紊的准备。

可此时的云城上空,却盘旋着一架私人直升飞机。

“小九!婚礼还要半个小时就要举行了,我们必须要快速找到降落点!”

“我知道。”驾驶位上,被称之为小九的女人冷静的分析:“不能停在庄园附近,薄家的安保实力不是吹出来的,稍有风吹草动,他们立马就会警觉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副驾驶位上的男人面色担忧:“如果停在别的地方,我们可能赶不及去参加婚礼了!”

“通知六哥,让他在B点接应,我会在B点降落。”

“来得及吗?”男人迟疑。

女人操作着飞机,虽然带着头盔,但依然能看到她双眼中的坚定。

“一定来得及!”

……

云意庄园,门外宾客喧闹,门内,新娘却一直哭哭啼啼。

还有十分钟她就要被拉出去和那个传闻中心狠手辣,又瞎又瘸的老男人举行婚礼了。

她之前虽然被拐卖,可至少还能活着。

要是嫁给这个男人,她肯定就离死不远了。

“哭什么哭,嫁给薄九爷可是你的福气!”一旁的女人冷嘲热讽道。

她就是江家领养回来的女儿江南音。

“我可警告你,别想着耍花招,爸已经拿了薄家的天价彩礼,这吃进去的肉是绝对不可能吐出来的,你还是安心的成为你的薄家少奶奶吧,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。”

“这福气你怎么不要?”新娘怯懦的怼了一句。

“还没嫁给薄九爷就开始摆少奶奶的谱了,我告诉你,麻雀就是麻雀,哪怕飞上枝头也不可能成为凤凰,今天我就替薄家好好管教管教你,免得你嫁过去不知好歹,因为得罪了薄九爷而连累我们江家!”

说完,江南音就要上前,她高高的手举了起来,吓得新娘子双眼一闭。

可是意料之中的耳光并没有落到她的脸上。

新娘缓缓的睁开眼,面前的江南音已经被人打晕,在她的面前站着的是一个身材窈窕,面容绝美的女人以及……一个美得雌雄难辨的男人。

“你,你们是谁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新书已开,多多支持

小说《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》 第1章 开着飞机去劫婚! 试读结束。

网友陌若浮生点评:《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》的情节非常精彩,是一本非常值得一看的豪门总裁文,要是想看这类文的,一定要看一看,真的不亏。

网友已下线请稍等点评:怎么说呢《夫人禁撩:冷舔薄爷他又吃醋啦!》是我最记忆犹新的一篇豪门总裁小说,很让人有带入感。但是很想说的是很多作者都会陷入一个灵感缺乏期,让作品一些内容显得重复。不过还是要感谢萧南歌…是他让我感到豪门总裁小说的魅力!

最新小说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